关于| 联系| 友链| 留言| Rss
您的位置:主页 > 原创财经 >

作者:程璐

略作应酬之后,谭思亮坐到了《中国企业家》的对面。黑框眼镜,淡蓝色衬衫,语调平和,反响机警,语速十分快。

假如不予提示,圈外人或许很难想象,这位出身清华、曾效能浩大多年的IT精英,深谙低线城市乃至乡村用户刚需,甚至对广场舞有相当洞察,他便是被网间戏称为“下沉市场三巨头”之一的趣头条的开创人。

受微信抢红包的游戏式玩法启示,趣头条自2016年6月上线以来,基于看资讯得金币、签到得金币、约请好友或家人注册得金币等鼓励战略,成功撬动下沉市场流量贫矿,吸引大批用户入驻,不只于2018年9月敲响纳斯达克上市钟声,而且截至2019年3月31日,MAU曾经破亿。

但重压亦如影随形。

2019年5月21日,趣头条递交了一份不算美观的财报成果单:2019年Q1公司营收增速放缓,盈余额继续扩展。

回望上市首日,曾创下五度因涨停而触及熔断的盛况后,趣头条股价就一路狂跌,从20.39美元的巅峰股价跌至如今的3.99美元,市值仅剩11.53亿美元。

“坦白来说,从我内心的角度看,一定会觉得趣头条被低估了。”谭思亮说,无论是从平台4000多万DAU,还是从以后的广告支出及增速来看,二级市场上,趣头条都不应该是这样的估值。

就在这样的关键时辰,趣头条开创人谭思亮接棒CEO一职,再次冲向火线,试图打破产品的平台期——“趣头条主产品App在3000多万的日活上曾经回旋了一段工夫了”。

高度依赖广告支出的趣头条,还面临着这样的行业背景:中国广告市场曾经创下了过来11年来的最大降幅,广告业进入“倒春寒”时期;自2018年年底以来,微观经济下行,信息流广告遭到重创;在下沉市场,阿里系、字节跳动系、快手、拼多多,各方巨头都在继续加码,竞争越发剧烈。

趣头条如何疾速打破,是摆在谭思亮面

前的顺手难题。

谭思亮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公司往年最重要的三大业务就是趣头条App主产品、短视频及网络文学。除广告之外,趣头条也在积极尝试其他的商业变现形式,例如游戏、金融、电商等,“但这些我们能够不会本人来做,而是选择跟协作同伴和大的平台来协作”。

就详细业务而言,米读小说App是趣头条率先跑出且被寄予厚望的一款产品。2018年5月底,米读正式上线,其发起的“收费+广告”形式,迅速推翻了传统网文行业的付费阅读形式,截止到往年3月,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,米读DAU已达622万。

在谭思亮看来,网文也是一个被低估了的市场:“中心成绩在于付费这件事情障碍了很多用户。借助收费这一切入点,我们用C端读者第一的地位来吸引更多的作者,最初让滚雪球的网络效应构成。我们置信将来这应该是一个蛮好的市场。”

股联社出钱您炒股,一个涨停收益翻倍,便捷的股票配资网站,十分钟快速开户,注册就送100元,配资平台股票配资更具安全性与可靠性,风控采用先进的第三方监控系统,最大程度降低股票持有者的资金风险选择太原配资公司,开启专属你的财富人生之旅。

编辑:admin 关键词: 黄金期货 证券配资

网友评论

随机推荐

图文聚集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